是夜,洛家生日宴。

“啪——”清脆的聲音在客廳中響起,洛西隻覺得大腦一陣眩暈,臉頰疼的發麻。

賓客們紛紛投來好奇的目光,見是她,眼神都變得鄙夷起來。

“給小語道歉!”洛天氣得渾身發抖,眼中滔天的怒火幾乎要將她吞了一般,好似眼前這不是他的女兒,而是個仇人。

洛西穿著一身快遞裝,此時上麵卻沾滿了紅色的紅酒液體,她捂著臉,倔強又委屈的看著眼前的父親,“我冇錯,憑什麼要我道歉!”

“你!”

“爸爸....您彆生氣了,不關小西的事情,我突然回來,她接受不了是正常的,我不怪她,要怪就怪我,這麼迫不及待的就想跟家裡人相認.....”洛語捂著紅腫的臉頰,眸中含淚,楚楚可憐。

瞧著女兒臉上的巴掌印,洛天像是再也無法忍受一般,又是狠狠一巴掌扇了過去,絲毫不顧及周圍的賓客,把洛西摔在了地上。

洛西兜裡的禮物盒子滾落在地,裡麵放著的是一條條紋精緻領帶。

她急忙伸手去抓,卻有人比她更快。

“這什麼破東西。”十七八歲的少年將領帶抽了出來,隨手將盒子仍在了地上。

“還給我!”洛西瞪著頑皮的弟弟,有些生氣,“那是我送給爸爸的生日禮物。”

“嗤~”洛寒聞言,嗤笑了一聲,手指捏著那領帶:“洛西,你開什麼玩笑,給爸爸送這種廉價的東西,瞧不起誰呢!”

他將領帶垃圾一般的丟在了地上,洛西剛要伸手,就被他一腳踩住,碾了碾,嘴角惡劣的笑:“你跟小語姐姐下跪道歉,我就還給你,怎麼樣!”

“你!”洛西攥緊了拳頭,憤怒的瞪著眼前的親弟弟。

洛語隻是回來2年的時間,所有的一切都變了。

她搶了她父母,搶了她的哥哥和弟弟,搶了她男朋友,讓所有人都厭惡自己。

在洛西傻傻的以為隻要自己努力就能得到她認可的時候。

洛語卻已經將父母的寵愛搶走,讓弟弟誤會討厭她,甚至害她差點被人強.奸。

她裝作好人安慰她,讓她感恩戴德,卻在第二天的時候在網上釋出了相關視頻,讓她聲譽儘失,被全校人嘲笑,男朋友也嫌棄她不乾淨......

她跟家人解釋,和男友解釋,跟同學解釋,結果換來的卻隻有一句,誰讓你不自愛的殘忍話語。

甚至在她知道真相,憤怒的指責洛語的時候,大家冷眼嘲諷的看著她:“洛西,你真噁心,小語為了救你差點冇了命,對你那麼好,你竟然還陷害她,你還是個人嗎,果然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,活該!”

是啊,她活該,她活該相信了洛語,如果不是她發訊息求她過去,她也不會遭遇那樣恐怖的事,最後還被所有人誤會。

她從小就學習好,養著驕傲的性子,不屑解釋,以為愛自己的人,相信自己的人自然會信自己。

可她賭錯了。

冇有人相信她。

甚至現在落得一個眾叛親離的下場。

她跟洛語吵了一架離開家,可心裡卻依舊惦記著他們。

她做了兩個月的兼職,隻因為爸爸誇了一句喜歡這牌子的領帶。

可她冇想到,她歡歡喜喜的拿著禮物回來,迎接的卻是洛語的惡毒言語,甚至還囂張往她身上潑酒,可即使是這樣了,大家還依然覺得是她的錯。

父親甚至都不聽她的解釋就打了她。

接連的兩巴掌,洛西嘴角充血,嘴裡充滿了鐵鏽味。

整張臉火辣辣的疼。

可眼前的弟弟卻還如此玩弄著她。

一旁的兩個哥哥,更是冷眼以對。

母親抱著洛語,一臉厭惡的看著她。

彷彿她就是個垃圾,玷汙了他們的雙眼一般。

洛西的心痛的幾乎麻木,眼眶發澀,可卻流不出一滴淚。

“你還不道歉,反了天了!連姐姐也敢打!”唐靜抱著洛語安慰著,目光落到洛西身上時,又變得無比尖銳冰冷。

洛西捏著拳頭,看著冷漠看著自己的一家人,心裡一陣陣的發寒:“我不,我冇錯!”

她堅定的開口,即使是所有的人都覺得她錯了,她也不會妥協!

她冇錯!

“給我滾出去,我冇有你這樣的女兒!”洛天氣得想拎棍子打她,自己的生日宴上,居然鬨出了這樣的事情,叫他以後出門還怎麼見人!

洛西咬著牙,憤憤的看了他一眼,一言不發轉身跑了出去。

她算是看清楚了,現在全家人的眼裡都隻有洛語這個女兒,再也容不下她半分了!

她為什麼還要惦記著他們,渴求那微弱的親情?

身後傳來了弟弟惱怒的聲音,卻不是因為她被趕走,而是她還冇道歉的惱羞成怒。

清瘦的身影在月光下越發孤寂,她還冇走出多久,身後傳來洛語焦急的聲音:“小西,你聽我解釋好嗎,你不要走。”

洛西噁心的想吐,加快了步伐,她一點也不想多看這個噁心的女人一眼。

前方忽然有車開了過來,燈光有些刺眼,她看不清,下意識的伸手攔車。

可身後的聲音卻變了:“嗬嗬,洛西,你這麼著急走乾什麼,你不是很囂張嗎,不是說要當著所有人的麵拆穿我的真麵目?”

她腳步猛地一頓,轉身憤怒的看著洛語:“你彆得....”

一句話還冇說完,耳邊忽然傳來“彭——”地一聲,她的身體不受控製的騰空而起,驚愕的表情定格在了臉上,隨之而來的是渾身碎裂一般的疼。

她的頭歪在地上,耳旁溫熱的液體湧出,刺紅了她的眼,恍惚間,她看到家裡人驚呼著跑了過來,媽媽擔憂的看著這邊,她費力的伸出手,“救,救救我....媽媽....”

可她的媽媽忽然停下,抱住了路邊的洛語,一臉餘驚未了:“嚇死媽媽了小語,你冇事就好,你冇事就好。”

“你管她乾什麼,死了正好!以免以後給我丟人。”

“讓你欺負姐姐,遭報應了吧。”

“誰要救誰去,反正我不去,臟。”

她心愛的男朋友李赫走下車,一臉驚恐:“不關我的事情,是她自己衝過來的。”

“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