趙芮眼底微寒,乾脆利落的收起手機,起身就要下車。

“啊啊,這是哪裡!”

驚恐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。

趙芮腳步頓了下,步子快了兩分。

她正要跳下車,忽然一個人影衝到她眼前。

眼前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男人。

男人長著一張娃娃臉,臉色慘白,額頭冒著虛汗,穿著一身正裝,他見著趙芮也愣了下,但是很快就反應過來,想要推開趙芮往車上走。

但是詭異的是,他根本冇有辦法觸碰到公交車。

就像是恐怖電影裡的一樣,他的手徑直穿過了車門。

趙芮見狀眼底微凝,閃過一抹深思。

“怎麼會這樣,怎麼碰不到!”

男人瞪大了眼睛驚恐的道。

趙芮冇搭理他,徑自下了車。

就在她踏下公交車的瞬間,那輛公交便消失在了原地。

男人驚慌的退後幾步,腿一軟,倒在了地上。

趙芮淡淡的看他一眼,就收回了眼神,凝神定定的看著不遠處。

眼前是一座古老的歐式城堡,它突兀又和諧的鑲嵌在貝克小鎮上。暗黑的天空就像是它的底色,一眼看過去,城堡的身後是一望無際的黑,就像一隻張開嘴的黑色巨獸,意圖將踏入這裡的人都吞噬殆儘,帶著深刻的不詳。

好像隻要踏進這座莊園,就必定會萬劫不複。

趙芮腦海裡的直覺警報拉響。

那裡麵,有可怕的東西。

趙芮神色淡漠的收回視線,摸了摸手腕上的紅繩,徑直朝著城堡走了過去。

“喂,妹子,你去哪?”

男人見趙芮要走,趕忙爬起來,小跑著跟上了她。

開玩笑,這鬼地方陰森森的,好不容易見著個人,雖然是個妹子,但總比一個人好。

他發誓,以後再也不嚮往什麼歐洲小鎮了!

“誒,妹子,你知道這是哪嗎?你叫什麼名字啊?我叫賀飛。”

“妹子,你是怎麼來這裡的?不會真的是坐公交車吧?”

“我特麼真倒黴,我就在家裡開了一扇門,就來到了這個鬼地方。”

賀飛撓著頭嘰嘰喳喳的說著。

趙芮停下腳步,轉頭看了他一眼,那眼神淡極了,瞳孔深處卻氤氳著深不見底的黑,滿目涼薄,不見一絲人類該有的情感。

她隨意的一撇,莫名的讓賀飛悚然一驚,下意識的閉了嘴,怔楞在原地。

等賀飛回過神來的時候,背後已經出了一層薄汗,被風一吹,陣陣發冷,趙芮也已經離他百米遠。

賀飛深吸一口氣,有些後怕。

看著趙芮的背影,他猶豫了下,還是跟了上去。

趙芮站在城堡門口,看了眼緊閉的大門,剛抬手打算敲門,眼前的大門卻自己緩緩打了開來。

一個身著燕尾服管家模樣的人出現在眼前,躬身朝她做了個“請”的姿勢。

“客人請進。”

他的聲音很粗,有些刺耳,就像鐵鍬劃過破羅鍋子一樣難聽。

趙芮心中微動,麵上不動聲色,禮貌的衝管家笑了笑,道了謝。

她原本還在想找個什麼理由留在城堡裡,如今看來倒是她多此一舉了。

她抬腳跟著管家往城堡裡走。

“誒誒,等等,還有我。”

賀飛這時也趕了過來,跟著趙芮一起進了城堡。

三人踏入城堡之後,厚重的大門在他們身後又緩緩閉合了起來,發出‘砰’的聲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