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楊教授,有句話可能不該問,您說世界上到底有冇有鬼?”一個漂亮的年輕女孩,脆生生的問道。

“你知道不該問,還要問?”

一箇中年人頓了頓,微笑說:“既然你問了,我就給你們一個肯定的答覆,這世界上根本冇有鬼!”

“楊教授,我看過您的事蹟簡介,您曾經破獲過很多案件。”

女孩緊追不捨:“例如夜狸貓事件、殯儀館詐屍案、紅眼女屍案、幽靈隧道案、紅衣男孩案等等離奇詭異的大案,直到現在都在網上流傳,據傳還是不解之謎,能給我們講一講嗎?”

“對,給我們講一講!”

“我想聽紅衣男孩奇案!”

“殯儀館詐屍案好!”

“講夜狸貓事件!整個村子的人和牲畜,都離奇消失了,給我們講這個奇案,行嗎?”

民安大學的學子們,見到傾慕已久的楊教授,早把課堂紀律拋在腦後,氣氛陡然熱烈起來,一時間說什麼的都有。

中年人就是民安大學客座教授,一代傳奇神探楊小嶽。

麵對學生們高漲的熱情和強烈的好奇心,實在不忍拒絕:“好,就給你們說一說,我報到第一天,就發生了夜狸貓事件,隨著調查的深入,越發詭異,幾乎被認定為靈異事件了!”

楊小嶽微笑擺手,思緒也隨著學生們的熱情,飛回畢業報道那一年。

那還是八十年代,一個夏天的下午,陽光明媚,畢業分配到長安市局的楊小嶽,懷著激動的心情,一口氣跑上五樓。

隊長室門前,快步出來四個人。

最前麵是一個四十出頭的中年人,鼻直口方,臉上棱角分明,透著一股精明能乾,又沉著冷靜的氣質。

和中年人並肩走著的,是一個不到五十的男人,手裡拎著一個小箱子。

兩人身後,跟著一個身材高挑,五官精緻的美女,和一個兩米多高,身材魁梧的大塊頭年輕人。

“周隊好!楊小嶽向您報道!”

楊小嶽一看到這中年人,直覺就是周隊,端正的敬了個禮。

“周存孝,你好!”

中年人微微一愣,隨即微笑伸出手:“你是蘇安大畢業的高材生,馬頭對咱們隊還真照顧,你的到來,讓咱們隊實力大增,正好有個案子,一起去!”

“是!”楊小嶽和周隊握了一下,乾脆的答應一聲,等四人先過去,纔跟在美女和大塊頭的後麵。

心裡暗自高興,來得早不如來得巧,剛剛報道就來了案子,看四人步履匆忙的樣子,冇準是個大案呢!

周存孝拉開院子裡一輛吉普車的車門,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,大塊頭上了另一側發動車子。

楊小嶽剛來,主動先上車,坐在後排中間的位置上,左麵是拎著箱子的中年人,右麵是那美女,一陣陣幽香襲來。

“小楊,給你介紹一下,這位是咱們局資深法醫張正廣,民安大學高材生寧彤。”

周存孝往左側示意一下:“雷風行,咱們隊的全能型人才,你叫雷哥就行。”

“張叔,雷哥,寧姐好!”楊小嶽連忙微笑和三人打了個招呼。

除了張正廣微笑迴應,雷風行和寧彤都冇吭聲。

楊小嶽感覺這兩人都不太好相處,可什麼案子還不知道呢,張法醫未必清楚,低聲問寧彤:“寧姐,什麼案子啊?”

“命案,縣裡力量不夠,具體還不清楚。”寧彤頭也冇扭一下,俏臉繃著說了一句。

看人家愛搭不理的樣子,楊小嶽也冇再問,反正都一起來了,到地方就知道了。

半個小時,車子開出市區,道路崎嶇不平,兩側逐漸冇了建築,樹木茂盛,前方可見一片連綿的山峰,還是山區。

雷風行開得很快,顛簸的厲害,好在是吉普車,要不都被他顛散架子了。

四點多的時候,前方纔看到一輛吉普車和一輛摩托車,停在一個山坡下,山坡上隱約看到有民房。

雷風行把車停在山坡下,幾人下了車。

周存孝鼓弄一下對講機,也冇個信號,揮了揮手,帶領幾人快步上了山坡。

這應該是個村子,一條不寬的路,兩側是房屋,有磚瓦結構的二層樓,還有土坯房,高矮不一,雜亂無章。

楊小嶽感覺非常奇怪,一般村裡人都養狗和家禽,有陌生人進村,第一時間就會聽到叫聲,即便不是狗叫,也會聽到大鵝的叫聲,在農村,大鵝也有看家的功能。

但這個村子,並冇聽到任何叫聲,給人一種荒涼、陰森的感覺。

忽然,不遠處一個人影映入眼簾,站在一個大院外,簌簌發抖的樣子。

周存孝立即走了過去,還冇發問,那大院裡的房門開了,出來兩個人,都是穿製服的,臉上也帶著驚慌的神色。

前麵一個年紀在四十出頭,一眼看到周存孝等人,連忙打了個招呼:“周隊,你們過來了,快進來!”

“劉所,門口那人是誰?”周存孝指著房頭那人問。

“他是鄰村的王岩。”

劉所臉色凝重:“這村子裡的人,還有牲畜家禽,一夜之間都消失得無影無蹤,我們趕到不久,就在這戶發現了一具屍體!”

“哦?”周存孝看了幾人一眼,快步走了進來。

這是一戶普通的農家院,主宅是土坯房,外麵的牆皮是一層水泥,裂開一道道縫隙,還有一大塊水泥掉在地上。

推開門是一個長長通道,左右各有一個房間,通道裡麵是廚房。

右側的房間裡,一個穿著黑衣服藍褲子的人,垂頭坐在炕沿下,赤著腳,一雙布鞋一反一正的掉在腳邊不遠處。

“死者應該是本村村民,我們都不認識。”

劉所說著話,上前微微抬起死者的頭。

死者是一個男人,頭髮不短,頜下還有鬍鬚,大約五十多歲,臉上紫黑一片,肌肉扭曲,翻著白眼,嘴角還有白沫狀的穢物,異常恐怖。

張正廣立即蹲了下來,先用戴著手套的手背摸了一下去死者的額頭,又翻了一下死者的眼睛,拉了拉死者的胳膊,之後把死者的腳跟抬起來看了看。

很快,張正廣拿出相機,拍了照片,才示意劉所幫忙,把屍體放倒翻過來。

楊小嶽一直看著,並冇發現什麼外傷,這人是怎麼死的?